GOOGLE搭建免费静态网页

无意间看到一篇谷歌的帮助文档

Host web pages with Google Drive

觉得挺有意思的,于是自己做了实验。用谷歌drive搭建一个静态网页。这个就跟用github和dropages搭建静态空间一样。挺有意思的。而且貌似搭建完,并没有被墙。


#第一步:上传整个整个静态页面文档。
上传过程简单,就不再演示。 #第二步:分享 #第三步:点击高级

记录链接中的id。

#第四步:点击更改

选择开启,然后保存。

#结束:访问

访问地址是:www.googledrive.com/host/[doc id]

其中把[doc id]换成刚刚记录的ID就可以了。


我下了个模板,做了简单的修改,添加上多说。当成简单的留言板。 我的留言板 我在非科学上网的情况下还是可以打开的。不知道你们可以打开不。

还是挺不错的。总感觉墙外的东西比墙内的好。嗨~

Diary

少上点网,多看书。

最近很迷看别人的博客,看到了很多不错的博客,然后羡慕他们。

时间都浪费了,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关掉电脑~

如何理解逻辑努力(Logical effort)

本科的时候对逻辑努力就十分模糊,始终缺少一种感性的认识。这次在学堂在线上跟的课程《40260173X 数字集成电路分析与设计(2016春)》让我对逻辑努力有一个新的认识。记录下来以免忘记,同时也是分享。

=====================================================

#1.从延迟开始:

很简单,世界上没有立即反应的东西。响应总是会产生延迟。因而就必须讨论电路的延迟。


#2.如何考虑延迟:

“使一个孤立的门的传播延时最小是一个纯粹脱离实际的努力”——《Digital Integrated Circuits A Design Perspective 2nd》

孤立的门的传播延时就是本征延时。

也就是说虽然增大反相器的尺寸可以减小它的延迟(可以理解为电阻减小了,电流变大了因而速度变快了),但同时也增大了它的输入电容。因而在实际环境中还需考虑前级、后级的影响。

##a) 引入反相器的延迟公式:

  • tp0是本征延迟,与门的尺寸无关,只与工艺及版图有关。所谓本征延迟就是只没有负载的情况下。就是前面说的不切实际的讨论。

  • γ是比例系数,同样只与工艺有关。用来描述本征输出电容与输入栅电容Cg的关系,即Cint=γCg

  • f称为等效扇出。从式子中可知反相器的延时只与外部负载电容与输入电容的比值有关,这个比值就是f

因此延时公式大概可以这样理解:反相器的延时就等于本征延时加上 由前后级额外影响所产生的额外延时。

额外延时也可以理解为:电路要做出响应所需要做的额外努力,而要额外努力就必然会产生额外延时。

##b) 为什么引入反相器的延时公式:

这个问题本质上也是在回答引入反相器延时公式的目的是什么:作为“参考系”计算组合逻辑的延时。

##c) 组合逻辑延时公式:

  • p: called intrinsic delay factor, which represents the ratio of the intrinsic (or unloaded) delays of the minimum-sized complex gate over the minimum-sized inverter, and is a function of gate topology, as well as layout style.
  • g: called logical effort, which represents the ratio of the input Cap. (driven by the same input signal) of a minimum-sized complex gate over the minimum-sized inverter. Logic effort depends only on circuit topology.
  • f : called effective fan-out or electrical effort, defined as the ratio between the external load and the input Cap. of the complex gate

组合逻辑的延时就等于本征延时加上 由前后级额外影响所产生的额外延时。也就是本征延时加上努力延时

####如何计算本征延时?

以前面计算的反相器为参考,组合逻辑的本征延时是参考反相器的本征延时的p倍

####如何计算额外的延时?

以反相器的额外努力为参考,g就是组合逻辑相对于反相器额外努力的倍数。称之为逻辑努力。逻辑努力越接近于1,说明所要做的额外努力越少(或者说越接近于反相器),从而所产生的额外努力延时更短,也就是说该逻辑门更快。

而整个努力延时等于逻辑努力与等效扇出的乘积。这说明等效删除越大(或者说负载越大)所产生的延时显然也会随之增大。

f可以理解为需要多少份的额外努力,

g可以理解为每份额外努力有多少。


#3.终极结论:

当扇出为0(也就是无负载时)时,反相器的延迟就是本征延迟。现实中只考虑本征延时是没有意义的。

当有扇出时(也就是有负载时)延迟就等于本征延迟再加上努力延迟。

同时线的斜率也等于逻辑努力

不同的逻辑电路有不同的逻辑努力,它只与电路的拓扑结构有关。

从表格也可以推知:NAND比NOR速度更快。因为NAND所需要的努力时间更少。

延时=本征延时+努力延时

努力延时=逻辑努力*等效扇出

===================================

附上一张和老师的讨论。

Diary

40260173X 数字集成电路分析与设计(2016春)

这门课只有我一个人在讨论。估计只有我一个人申请了证书。

为什么Python中的string不可变

Why are Python strings immutable?

There are several advantages.

  • One is performance: knowing that a string is immutable means we can allocate space for it at creation time, and the storage requirements are fixed and unchanging. This is also one of the reasons for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uples and lists.

  • Another advantage is that strings in Python are considered as “elemental” as numbers. No amount of activity will change the value 8 to anything else, and in Python, no amount of activity will change the string “eight” to anything else.

大白话就是:

  1. 固定的内存空间更有效率

  2. 就像没有人会改变数值8的写法一样,字符串“eight”也不需要改变。

理解进程调度时机跟踪分析进程调度与进程切换的过程

理解Linux系统中进程调度的时机

Linux的调度程序是一个叫Schedule()的函数,这个函数被调用的频率很高,由它来决定是否要进行进程的切换,如果要切换的话,切换到哪个进程等等。

Linux调度时机主要有:

  1. 中断处理过程(包括时钟中断、I/O中断、系统调用和异常)中,直接调用schedule(),或者返回用户态时根据need_resched标记调用schedule():
  2. 内核线程可以直接调用schedule()进行进程切换,也可以在中断处理过程中进行调度,也就是说内核线程作为一类的特殊的进程可以主动调度,也可以被动调度;
  3. 用户态进程无法实现主动调度,仅能通过陷入内核态后的某个时机点进行调度,即在中断处理过程中进行调度。

不同类型的进程有不同的调度需求

第一种分类:

  1. I/O-bound:频繁的进行I/O通常会花费很多时间等待I/O操作的完成
  2. CPU-bound:计算密集型需要大量的CPU时间进行运算

第二种分类:

  1. 批处理进程(batch process):不必与用户交互,通常在后台运行不必很快响应典型的批处理程序:编译程序、科学计算

  2. 实时进程(real-time process):有实时需求,不应被低优先级的进程阻塞响应时间要短、要稳定典型的实时进程:视频/音频、机械控制等

  3. 交互式进程(interactive process):需要经常与用户交互,因此要花很多时间等待用户输入操作响应时间要快,平均延迟要低于50~150ms典型的交互式程序:shell、文本编辑程序、图形应用程序等Linux 进程调度+Linux系统一般执行过程 笔记

进程上下文包含了进程执行需要的所有信息:

用户地址空间:包括程序代码,数据,用户堆栈等

控制信息:进程描述符,内核堆栈等

硬件上下文(注意中断也要保存硬件上下文只是保存的方法不同)

2.schedule()函数

schedule()函数选择一个新的进程来运行,并调用context_switch进行上下文的切换,这个宏调用switch_to来进行关键上下文切换
关键函数
__schedule();

next = pick_next_task(rq, prev);包装了使用某种进程调度策略,但不管使用什么调度策略,它总是选择下一个进程

选完下一个进程后,就要完成进程上下文的切换。
进程上下文的切换主要是通过context_switch(rq, prev, next)实现。

## context_switch(rq, prev, next) 是如何实现上下文切换的?

1-prepare_task_switch(rq,prev,next);//提前做准备

2-context_tracking_task_switch(prev,next);//切换寄存器的状态和堆栈

3-switch_to(prev,next,prev);

switch_to(prev, next, prev);的汇编

switch_to利用了prev和next两个参数:prev指向当前进程,next指向被调度的进程

42  asm volatile(“pushfl\n\t”      /* save    flags */

43           “pushl %%ebp\n\t”        /* save    EBP   */ \

44           “movl %%esp,%[prev_sp]\n\t”  /* save    ESP   */ \这两步实际上完成了内核 45           “movl %[next_sp],%%esp\n\t”  /* restore ESP   */ \堆栈的切换

46           “movl $1f,%[prev_ip]\n\t”    /* save    EIP   */ \

47           “pushl %[next_ip]\n\t”   /* restore EIP   */    \将NEXT进程的起点压入堆栈

48           __switch_canary                   \

49           “jmp __switch_to\n”  /* regparm call  */ \

50           “1:\t”                        \

51           “popl %%ebp\n\t”     /* restore EBP   */    \

52           “popfl\n”         /* restore flags */  \

53                                  \

54           /* output parameters */                \

55           : [prev_sp] “=m” (prev->thread.sp),     \

56             [prev_ip] “=m” (prev->thread.ip),        \

57             “=a” (last),                 \

58                                  \

59             /* clobbered output registers: */     \

60             “=b” (ebx), “=c” (ecx), “=d” (edx),      \

61             “=S” (esi), “=D” (edi)             \

62                                       \

63             __switch_canary_oparam                \

64                                  \

65             /* input parameters: */                \

66           : [next_sp]  “m” (next->thread.sp),        \

67             [next_ip]  “m” (next->thread.ip),       \

68                                       \

69             /* regparm parameters for __switch_to(): */  \

70             [prev]     “a” (prev),              \

71             [next]     “d” (next)               \

72                                  \

73             __switch_canary_iparam                \

74                                  \

75           : /* reloaded segment registers */           \

76          “memory”);                  \

Linux系统的一般执行过程

Linux系统的一般执行过程大概可以抽象成:

最一般的情况:正在运行的用户态进程X切换到运行用户态进程Y的过程

  1. 正在运行的用户态进程X

  2. 发生中断——save cs:eip/esp/eflags(current) ,

    load cs:eip(entry of a specific ISR)

    ss:esp(point to kernel stack). 这一过程由CPU自动完成

  3. SAVE_ALL //保存现场

  4. 中断处理过程中或中断返回前调用了schedule(),其中的switch_to做了关键的进程上下文切换

  5. 标号1之后开始运行用户态进程Y(这里Y曾经通过以上步骤被切换出去过因此可以从标号1继续执行)

  6. restore_all //恢复现场
  7. iret – pop cs:eip/ss:esp/eflags from kernel stack

  8. 继续运行用户态进程Y

几种特殊情况

  • 通过中断处理过程中的调度时机,用户态进程与内核线程之间互相切换和内核线程之间互相切换,与最一般的情况非常类似,只是内核线程运行过程中发生中断没有进程用户态和内核态的转换;

  • 内核线程主动调用schedule(),只有进程上下文的切换,没有发生中断上下文的切换,与最一般的情况略简略;

  • 创建子进程的系统调用在子进程中的执行起点及返回用户态,如fork;

  • 加载一个新的可执行程序后返回到用户态的情况,如execve;

Linux系统架构和执行过程概览

  • 内核(进程管理,进程调度,进程间通讯机制,内存管理,中断异常处理,文件系统,I/O系统,网络部分)
  • 其他程序(例如函数库、shell程序、系统程序等等)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
从CPU的角度来看: #4.gdb跟踪分析一个schedule()函数
qemu -kernel ../linux-3.18.6/arch/x86/boot/bzImage -initrd ../rootfs.img -s -S

打开GDB

gdb

file …/linux-3.18.6/vmlinux

target remote:1234

设置断点:

b schedule

b context_switch

b switch_to

b pick_next_task


==================================================

似乎明白了一点点。

sunfy +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 《Linux内核分析》MOOC课程http://mooc.study.163.com/course/USTC-1000029000

Lofter不如Tumblr

用过Tumblr,真心觉得比Lofter好上无数倍。

仅仅一个文本编辑就比Lofter好,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恨铁不成刚。

要不是担心有一天Tumblr被墙,我肯定不会用Lofter的。

网易邮箱密码泄露了

没想到真的泄露了

细思极恐啊

不能怪网易,怪自己密码太简单,被撞库了。

所以以后不能再同一一个密码了。

google收录了

这么快google就收录了,早上刚提交的,下午居然就开始收入了。不愧是谷歌啊。


再来看看楼下的百度
太烂了。。。

连没有管的360都自己收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