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工程师的爱情诗

射频工程师的爱情诗
佚名

我在时域
你在频域
需要经过傅立叶变换
才能发现你的美丽
我把爱的语言调制到星座
通过伪随机序列
载波到到你的频率
并波束赋形到你的接收阵列矩阵
你说我的爱噪声太大
经过层层滤波
原来发现
那是在宇宙开始的时候
我发给你的爱的微波背景辐射
两百年前粗略的论断
催生傅立叶变换不朽的缠绵

我在z平面前
凝视系统函数的极点
祈祷你的收敛域回到我的单位圆
卷积 采样 滤波 重建
哪怕坐标已变换
在抽取插值间守护你不失真的容颜
拜读奥本海姆鸿篇
以线性系统之名许愿:
相像二阶无阻尼振荡到永远
当信号只剩下离散的语言
DTFT就成了无尽的思念
我给你的 藏在频谱间
在奈奎斯特率之下混叠难现
周期的重复被低通滤波还原
最初的响应依然隐约可见
我给你的 藏在频谱间
在奈奎斯特率之下混叠难现
把快速傅立叶变换烧进芯片
蝶形流图美妙的弧线
引向谁心间

我感到很疲倦
离稳态并不远
害怕衰减的冲激串不能再重现


摘抄自网友

射频工程师的爱情诗》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