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笔

乌云压城,城不摧

最近烦心事特多。

新的开始

我已决定要结束这段感情。
实在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放下也需要勇气。

掀起波澜 🏥

奶奶生病了,是夹层动脉瘤。需要花大笔的钱手术。
没有人可以照顾健忘的爷爷了。
两个家庭微妙的平衡突然间被打破了。
平静的生活不再平静了。
钱、生活、工作,等等,大家都很烦恼。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吐槽双创

这个月有点懒,写没几篇。没有了最初的热情,想写些什么,都只在脑子里想却迟迟没有动手。昨天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今天逼着自己写点东西。写多少算多少吧。

吐槽双创

这个月帮公司去开了一个关于创业政府补贴的会议。一开始我觉得,政府在这块做到还是不错的。申请流程很简约,并不算麻烦。也挺为创业者考虑的,政府很给力嘛。
后来人事部的告诉我,我们老总准备申请这一批的创新创业补贴。

我:什么?我们公司不是已经申请过了吗?还能再申请?补贴怎么可能重复给?
C:不,是准备申请一家空壳公司,然后拿这家公司去申请补贴。
我:可是政府会派人实地考核的。
C:所以在想办法。
我:这样不好吧,能成吗?
C:老总要啊。整栋楼可以说都在骗经费啊。

现在我懂了 大家都这样,政府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大家都维持着一种巧妙的默契,这种默契就是:你要补贴,我要政绩。其实也不能完全怪这帮政府人员。因为他们其实也只是政策的执行者。正如某官员在会议上所说:“你们做什么,我们也都看不懂;你们开的设备清单,没一样听过的,但是每样都上万上十万甚至上百万。我们确实不懂。”。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实地考查,看看公司是否真的在运行。大概意思说白了也就是说:骗经费可以,但是别太低级了。
吐槽双创。
创新?狗屁! 💩
我们公司:研发部仅靠4个在读研究生支撑。我工资最低,其他最高也就1200。谈创新真是搞笑(PS:没有销售部哦)。
隔壁公司:日常上班,公司几乎是空的,只有2个人在公司里撑门面。
对面公司:我看也好不到哪里。
创业?骗钱吧~
政府的钱应该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企业应该具有造血能力。但是现在这补贴却被浪费了,也许真正想要创业的,却什么也得不到。


这届双创ZF,等下届上台,看能创出什么。即使创出了什么,也要有一双明慧双眼仔细看清。

随便写写

毕业典礼:
这周末举行最后的毕业典礼仪式。典礼过后,大家散落天涯了。有点不舍、有点忧伤。和几个同学拍了几张照,典礼结束后,还去找校长合照了。
这个时候,总是不忘感叹下“时间过得好快,四年就这么过了。”
四年似乎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下去的三年,我要好好珍惜。
舍友聚餐: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舍友聚餐。没有太多的忧伤。只是聊聊大家下去的去向、干几杯啤酒、摇几把骰子。
“嗯,兄弟!” 😭
实习第三周:
今天传来好消息。每天工资30,伙食补贴16。可以接受。 💰

这一个礼拜

上班(实习)的第一个礼拜,应该留下点什么。

实习

公司公寓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之前住过的人怎么弄的这么脏?于是我把客厅跟我睡的房间打扫一番。地处偏僻,人烟稀少。
工作地
从公司公寓往外看,还是不错的。
夜景

工作

这周几乎没什么工作。老板不在,大家都很散漫。我的工作其实挺水的。主要是以前做过,所以上手很快。BOSS学长挺好的,很关照我。
工作

担心

担心老爸。老爸所在公司已经至少半年没发工资了! 💥 说好的年终就更不可能的。我也很是气愤。但是大家敢怒不敢言。都没有清楚的认识到他们与老板之间的关系,没有人情,只有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没工资,活还累。老爸心里压力一定很大。再加上这个礼拜出差,听说昨天身体不舒服,真是担心与不忍心。
邪恶的资本家,我恨不得剥了你的皮!

🔫 🔪

也怪当初半支持老爸跳槽~~~只能向前看了。

上班前一天的焦虑

明天就要去导师的公司上班了😓。这两天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低落😞 。

no pay! 😿

嗨,没有工资让我做什么都没有干劲。虽然是专业方向的工作。😦
😒 而且几乎就是地处边疆啊~还让我在那里自己租个房子。也没表示说要报销吃住。
最后我直接说要报销住,补贴伙食。
还好只有两个月。

🙏

Don’t be evil.

Don’t be evil.

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

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 曾受邀在母校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他说:“善良比聪明重要。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天赋得来容易,因为它们与生俱来,但选择往往很困难。”然后,贝佐斯问了学生们一个问题:有朝一日,你,将以什么为自豪——是你的才智?还是你的选择?

Don’t be evil.

2004年,Google 的招股书(Google 创始人的一封信,后来被称为“不作恶宣言”)曾说:“不要作恶。我们坚信,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从长远来看,我们会得到更好的回馈——即使我们要放弃一些短期收益。”(Don’t be evil. We believe strongly that in the long term, we will be better served — as shareholders and in all other ways — by a company that does good things for the world even if we forgo some short term gains.)据说,一开始,人们普遍认为“不作恶”这个口号毫无意义,毕竟哪个公司的目标也不是作恶,而是赚钱好吗?但随着公司的发展,当短期利益和作恶捆绑着出现时,Google 价值观的优势便显现无遗。

开山者Dashrath Manjhi

这是这两天在reddit上热门的文章。看着确实感动。
never-underestimate-the-power-of-one
网友还找出了卫星照片。
satellite-image

Dashrath Manjhi (1934 – 17 August 2007)

Dashrath Manjhi carved a path 360-foot-long (110 m) through-cut, 25-foot-deep (7.6 m) in places and 30-foot-wide (9.1 m) to form a road, through a mountain in the Gehlour hills, working day and night for 22 years from 1960 to 1982.
硬是开了22年。就是为了不再让有人因为70km的遥远路途而死于疾病。
Dashrath-Manjhi

读书是否真的能改变命运

又是一年的高考过了。我还记得4面前高考结束的那一晚,我吃了一份牛排。四年后的今天,我在凌晨这下这些字。

4年前是人生的一个拐点,

4年后又是人生的另一个拐点。

都说人生的黄金阶段是20到30岁之间,我不知道我是否把握住了前3年。

更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个阶段结束时,三十到来时有所立。

我感到迷茫。

我的迷茫来自我的无知。

我的无知只因我读的书太少。

高考是否真的能改变命运?

读书是否真的能改变命运?

读研失去了意义。

我不明白我为何而读,我不清楚读研将把我带往何处。

睡吧,迷茫的我在深夜这下这些,并不能为我找到我想要的答案。让睡眠麻痹自己,让时间虚度光阴。

毕业餐、谢师宴

迷茫

毕业前觉得考研是我的目标,所以我一点都不迷茫。可现在考上了,读研却迷茫了。我不知道读研读什么,各种问题,所以产生各种迷茫。

晚宴

今晚的晚宴气氛很好,大家都很开心。老师也基本都到场。这些老师对我们真的都很好,虽然有的老师平时挺严肃的。
我问副院长读研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曰:“定位” 确定一个方向,定一个目标,然后朝着它去努力。

篆刻一枚

什么时候刻的?不记得了。是翻开以前作为图床的flickr发现的。从发布日期大概就是2013年5月份吧



这好像是我的第一枚印子。

我忘记为什么刻这个了,但是看内容就猜到了。这是1周年送的礼物。